合同纠纷律师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中心 > 律所新闻

天津合同纠纷律师——古代律师不好当

2021-09-22 13:45:21

现如今,律师是一个令人羡慕和向往的职业,每年的司法考试都是应试者如云,起早贪黑,千辛万苦,就为拿到律师行业的入场券。不乏有站在律师行业金字塔塔尖上的人,拥有不菲的收入和较高的社会地位。但这在古代,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,那时的律师可没有今天这么体面,可以正大光明地登堂入室,在公堂上慷慨陈词。

天津合同纠纷律师

古代律师的形象大多是负面的,可以通过一则故事来说明。在《清稗类钞·狱讼》中记载了一个坏律师,人送绰号“破鞋”,可见其口碑之差,人品之烂。此人办过这样一起案子,有一个不孝子,被父亲告到衙门,说他“忤逆”。按照当时的法律,这是重罪,是要掉脑袋的。不孝子向其求救。以下是他们的对话:

“破鞋”律师:“这回你可惹大麻烦了。根据我们大清的法律,儿子是不能反诉父亲的,所以我也帮不了你了!”

不孝子见状,连忙掏出一包沉甸甸的银子,塞给“破鞋”律师,“这是律师费,请笑纳!”

“破鞋”律师接过银子,果然眉开眼笑。他思忖片刻,眼珠一转,心里马上有了主意,便问当事人:“你可曾成家?”

“已有妻室。”

“那就好办了。来来来,你转过身去,背对着我,把手掌摊开。” 

 


天津合同纠纷律师

      


不孝子不明所以,只好照做。过了一会儿,“破鞋”律师把两张纸条塞到了不孝子的手里,告诉他:“这是我写的两张符,记住,一定不要擅自打开。到了对簿公堂的时候,你什么都不要讲,紧紧攥着这两道符,跪在地上哭就行了。”

不孝子将信将疑,可是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信了这律师。到了公堂之上,他一句话都不说,紧握双拳,痛哭不已。青天大老爷一看,觉得其中必有隐情,喝问:“被告为什么不申辩?你手里是什么东西?呈上来给本官看看。”不孝子仍旧是一言不发,接着哭。

这回县官更加怀疑了,命令衙役:“过去掰开他的手。”

衙役从不孝子的手中掏出了两个纸团,呈给县官。县官打开一看,脸色骤变,只见一张纸条上写着:“妻有貂蝉之美”,另一张纸条上写着:“父生董卓之心。”县官的想法顺理成章,原来这被告是满腹委屈,可家丑不可外扬,只好借用典故,申明真相。但碍于卑幼不能控告尊长的法律,又不便将诉状交给县官,唯有紧握双拳、当堂痛哭。这哪里是不孝子,分明是忍辱负重的大孝子啊!

 县官的一股怒火直冲脑门,当堂呵斥原告,也就是不孝子的老父:“老而无耻,滚。”就这样,“破鞋”律师的一条“锦囊妙计”,终于让不孝子化险为夷。

看了这则故事我们可以知道,讼师的形象之所以差,就是因为他们利欲熏心,不择手段,为了钱财混淆是非,颠倒黑白,操纵生死,出入人罪。不过,这只是表面原因,更深层的原因还要到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中去寻找。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价值取向是“无讼”或者“息讼”,诉讼本身是被否定、被排斥的,因为它影响社会和谐、败坏社会风气,让人们变得好斗争胜、唯利是图。

孔子曾说过:“听讼,吾犹人也。必也使无讼乎!”就是说,审理案子,我跟其他人的做法都差不多。应该让诉讼不发生。以孔子的儒家思想为指导思想的历朝历代,都以“无讼”作为施政目标,想方设法的息讼。诉讼被排斥,那么在诉讼中为当事人代写诉状、出谋划策的讼师,自然也备受歧视。



天津合同纠纷律师



古代的法律对律师的行为作出了诸多限制。例如,诉讼的时候当事人须亲自出庭,禁止委托他人代理;如果当事人是官员或者年老、残疾、病重的人,可以由家人代理,其他人是不能代理的,这就从根本上堵死了律师参与诉讼的途径。禁止“教唆词讼”,只能替别人写诉状,但不能歪曲或夸大事实,篡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;否则轻则杖责,重则判处有期徒刑若干年;也不能写书教别人打官司,一旦抓住,不是判刑,就是充军流放。

既然从文化和法律上都对律师加以排斥,讼师形象不佳就理所当然了。有人这样评价讼师“世上若无此等人,官府衙门不用设”,讼师俨然成了挑起纷争的万恶之源。既然人们这么排斥讼师,法律制裁如此严厉,为什么那么多人争先恐后、前仆后继的争当讼师呢?《花当阁丛谈》中对律师行业的高收入有这样的描述:“俗既健讼,故讼师很多。然亦有等第高下,高者名曰‘状元’,低折曰‘大麦’。然不但‘状元’以此道获丰利、成家业;即‘大麦’者,亦以三寸不律(笔),足衣食、赡俯仰,从无落寞饥饿死者。”虽然古代法律禁令增加了职业风险,但是讼师“物以稀为贵”,尽管风险大且不甚体面,还是有人敢于为之铤而走险。

最近浏览:

高山景行 一苇可航

地点: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鲁能国际中心写字楼12层

业务热线:15922011600             座机:022-87471500